《焰火禪心》,一件博物館級的作品

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焰火禪心》,一件博物館級的作品

 

 

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與羅浮宮共為一體,是法國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博物館之一,創建歷史超過100年。在法國前文化部長雅克.朗格的世紀構想中,羅浮宮、奧賽美術館與裝飾藝術博物館,三大博物館的相互呼應,形成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龐大博物館群。
Jean-Luc Olivie,是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的首席策展人。他推動裝飾藝術博物館成立玻璃藝術中心,收藏世界近現代玻璃藝術作品,並策劃重要展覽及編輯出版多本玻璃藝術論著。在法國當代藝術界,尤其是玻璃藝術領域享有盛名。Jean-Luc Olivie先生,作為法國當代玻璃藝術的泰斗級人物,對於東方的琉璃藝術高度關注。除了特別參加大皇宮藝術雙年展盛會外,還親自出席楊惠姍在Galerie Collection個人創作展覽。

 

 

「《焰火禪心》真是博物館級的作品。黑色的瓶子加上不透明的花朵,技術的部份非常的不
容易,尤其是脫蠟鑄造加上吹製,在溫度的控制上是非常困難的。很多人想要嘗試,但不
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成功的做到。非常適合把它放在法國博物館中收藏。」

--Jean-Luc Olivie,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首席策展人

 

 

『28年來,看起來;笨有笨的好處。
因為,笨,
所以,
完全是為了喝一杯牛奶,
就養一頭牛的作法。
28年,
我們自己操作玻璃工藝的每一個工藝流程,
包括原料生產、鑄造、研磨、所有工藝。
但是,
也因為這樣,
當我們在談藝術作品的發展時,
我們有一個幾乎全世界藝術家沒有的支援體系。』
--張毅

 

『跟今天歐美的玻璃藝術比較;
就量體上,重很多,大很多。
對於巴黎觀眾而言;有一種直接的張力。
先不談什麼形而上的創作理念,
他們沒有見過380公斤的玻璃藝術作品!
Antoine Leperlier說;
法國不會再有這樣的展覽,
也不會再有這樣的作品。
我慢慢明白他的意思了。
我,
是一個從「文化」對我們而言,
是遙遠,很辛苦的社會來的。
琉璃創作,對我來說;
是生死悠關的事。
如果一個人一生只有一個28年,
我的一生,就是琉璃了。
我常常反省其實自己很笨,
至少,在讀書這樣的事,
我的反應就很慢。
我走過來的路,其實都是很笨的功夫,
一分一秒累積出來的。
電影如此,我花了11年。
琉璃如此,我花了28年。
全是「死功夫」。
日以繼夜不停地去作的死功夫。
但是,因為是死功夫,
相對地;就是一種累積,
不是什麼電光石火的天才,
不是很多人願意做的。』
--楊惠姍

新增評論




  Country flag
biuquote
  • 評論
  • 線上預覽
微笑得意调皮害羞酷大笑惊讶发呆喜欢可怜尴尬闭嘴噘嘴皱眉伤心抓狂呕吐坏笑漫骂发怒
Loading


 
Powered by BlogYi.NET ver:2.0.0.44, original powered by BlogEngine.NET.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valid XHTML and CSS. | 登入